我们的网站为什么显示成这样?

可能因为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样式,您可以更新您的浏览器到最新版本,以获取对此功能的支持,访问下面的网站,获取关于浏览器的信息:

|本期目录/Table of Contents|

腰俞穴麻醉并埋线对混合痔患者围术期镇痛效果*(PDF)

《云南中医学院学报》[ISSN:1000-2723/CN:53-1048/R]

期数:
2018年01期
页码:
96-98
栏目:
针灸研究
出版日期:
2018-06-30

文章信息/Info

Title:
-
作者:
张阿曼1吴赞情2刘欢1裴晓娟1
(1. 陕西中医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陕西 咸阳 712000;2. 陕西省红十字医院,陕西 西安 710065)
Author(s):
-
关键词:
混合痔 腰俞穴埋线 麻醉 围术期 镇痛效果
Keywords:
-
分类号:
R246.2
DOI:
10.19288/j.cnki.issn.1000-2723.2018.01.026
文献标识码:
-
摘要:
目的观察腰俞穴麻醉并埋线对混合痔患者围术期镇痛效果。方法 选择80例混合痔手术患者随机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各40例,观察组采用腰俞穴麻醉结合腰俞穴穴位埋线进行围手术期镇痛,对照组采用腰俞穴麻醉镇痛,比较2组围手术期镇痛效果、术后不良反应、术后6~48 h各个时间段的VAS评分。结果观察组围手术期镇痛麻醉总有效率为97.72%,明显高于对照组80.00%(P<0.05);观察组术后不良反应的发生率低于对照组(P<0.05);术后的6~48 h内的各个时间段观察组的VAS评分均低于对照组(P<0.05)。结论采用腰俞穴麻醉并埋线对混合痔进行围手术期镇痛比单纯腰俞穴麻醉镇痛效果更好,术后不良反应少,操作简单,疗效肯定。
Abstract:
-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 谷云飞. 腰俞穴麻醉在痔上黏膜环形切除钉合术中的应用[J]. 中国肛肠病杂志,2007,27(1):39-40.
[2] 刘传连,赵海燕,马爱平. 长强腰俞穴在肛肠病中的应用[J]. 中国针灸,1996(11):14-15.
[3] 王乐炜,沈忠,杨琴燕,等. 穴位埋线用于混合痔术后镇痛的临床观察[J]. 中国医师杂志,2013,15(1):77-79.
[4] 王熙龙. 穴位埋线法治疗混合痔术后疼痛的临床研究[D]. 广州:南方医科大学,2012.
[5] 李建国,李廷江,王森. 腰俞穴麻醉结合长强穴埋线在肛肠科手术中的临床应用与研究[J]. 结直肠肛门外科,2014,20(6):369-372.
[6] 曹秋锐. 穴位埋线方法治疗肛周脓肿术后疼痛的临床研究[D]. 广州:广州中医药大学,2011.
[7]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S]. 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1994:64-65.
[8] 陆双伟,樊志敏,朱勇,等. 多模式镇痛应用于混合痔术后镇痛的临床观察[J]. 中国医药导报,2015,12(34):94-97.
[9] 沈忠,邓群,杨关根,等. 穴位埋线用于混合痔外剥内扎术后镇痛的疗效观察[J]. 上海针灸杂志,2014(12):1129-1131.
[10] 孙余挺,陈方兰. 环状混合痔术后镇痛方法的选择[J]. 中国中西医结合外科杂志,2011,17(6):609-610.
[11] CHANG-XIU L I,PENG N H,LINGHU Y S,et al. Observation on the effect of short peptide enteral nutrition in the postoperative patients with circular mixed hemorrhoid[J]. Parenteral & Enteral Nutrition,2016.
[12] 徐天舒,钱海华. 针药结合麻醉下手术治疗混合痔40例临床观察[J]. 针刺研究,2009,34(6):403-405.
[13] TIAN X L,JIANG W L,LIU Y,et al. Application and effect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clinical nursing path in patients with mixed hemorrhoid during perioperative period[J]. Journal of Nursing Administration,2016.
[14] 庞峻,陈思敏,占煜,等. 腰俞穴中药穴位注射麻醉用于肛肠手术研究[J]. 川北医学院学报,2016,31(4):513-516.
[15] 马英. 腰俞麻醉在肛肠科的应用体会[J]. 中国社区医师,2012,4(14):208-209.
[16] 舒涛,李国栋,李春花. 穴位注药埋线法对痔术后疼痛的疗效及安全性评价[J]. 中医杂志,2001,51(4):335-338.
[17] 宋立峰,赵占强,孙海芳,等. 术芍除湿活血方治疗混合痔术后疼痛与水肿100例[J]. 环球中医药,2015,8(12):1504-1506.
[18] 朱美华,王宁,李有焕,等. 浮针疗法缓解膝关节炎疼痛的临床研究[J]. 临床麻醉学杂志,2008,24(10):846-848.
[19] 张少坡,孙永建,李巧红. 金玄痔科熏洗散配合耳穴贴压治疗混合痔术后疼痛的疗效观察[J]. 华西医学,2015(8):1500-1502.
[20] 李建国,李廷江,王森,等. 腰俞穴麻醉结合长强穴埋线在肛肠科手术中的临床应用与研究[J]. 结直肠肛门外科,2014,20(6):369-372.
[21] 刘艳红,钟波. 160例复方薄荷脑腰俞穴麻醉用于肛肠疾病手术的效果分析[J]. 中医临床研究,2014(9)78-79.
[22] 洪杨华,叶志君,朱春亮. 艾灸治疗肛肠病术后尿潴留的临床观察[J]. 中外医学研究,2016(20):150-151.
[23] 王洋岗,孔立红. 穴位埋药线疗法的临床运用与机理研究[J]. 湖北中医杂志,2010,32(5):79-80.
[24] 杜炳林. 长强穴埋线治疗混合痔术后疼痛的临床研究[J]. 中医药信息,2015,32(1):87-88.

备注/Memo

备注/Memo:
基金项目: 陕西省卫生科研基金项目(2015DDY0891) 收稿日期: 2017 - 12- 26 作者简介: 张阿曼(1978-),女,主治医师,从事临床麻醉工作。 △通信作者: 裴晓娟,E-mail:nbdx098@163.com
更新日期/Last Update: 2018-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