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网站为什么显示成这样?

可能因为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样式,您可以更新您的浏览器到最新版本,以获取对此功能的支持,访问下面的网站,获取关于浏览器的信息:

|本期目录/Table of Contents|

逍遥散联合艾司西酞普兰治疗卒中后抑郁随机平行对照研究*(PDF)

《云南中医学院学报》[ISSN:1000-2723/CN:53-1048/R]

期数:
2019年01期
页码:
55-58
栏目:
临床研究
出版日期:
2019-10-29

文章信息/Info

Title:
-
文章编号:
1000-2723(2019)01-0055-04
作者:
王雅娟周 华段红莉刘玉洁张秀敏
(唐山市中医医院脑病科,河北 唐山 063000)
Author(s):
-
关键词:
卒中后抑郁 逍遥散 艾司西酞普兰 5-HT 随机平行对照 临床观察
Keywords:
-
分类号:
R277.7
DOI:
10.19288/j.cnki.issn.1000-2723.2019.01.011
文献标识码:
A
摘要:
目的观察逍遥散联合艾司西酞普兰治疗卒中后抑郁的疗效及对5-羟色胺(5-hydroxytryptamine,5-HT)、白细胞介素-1(Interleukin-1,IL-1)、同型半胱氨酸(Homocycteine,Hcy)的影响。方法选取刘玉洁专家门诊收治的脑卒中后抑郁患者80例随机分为2组各40例,对照组采用艾司西酞普兰治疗,研究组采用逍遥散联合艾司西酞普兰治疗,对比2组患者的临床疗效,干预前及干预2个月后神经功能、抑郁、焦虑评分和血清5-HT、IL-1及Hcy的变化。结果研究组的疗效优于对照组(97.5% vs 72.5%,P<0.05);治疗2个月后,研究组神经功能评分、抑郁评分和焦虑评分降低程度均优于对照组[(5.6±1.2) vs (12.5±2.4)、(4.1±1.0) vs (7.1±2.3)、(5.2±2.1) vs (8.2±2.3),P<0.05];研究组血清IL-1、Hcy水平均降低程度均优于对照组[(20.1±2.2)pg/mL vs (23.4±2.8)pg/mL、(13.4±0.4)mmol/L vs (16.8±0.8)mmol/L,P<0.05],5-HT升高程度优于对照组[(657.4±133.2)ng/L vs (602.3±128.0)ng/L,P<0.05]。结论逍遥散联合艾司西酞普兰治疗脑卒中后抑郁临床疗效确切,可有效控制血清5-HT、IL-1和Hcy,减低炎性损伤,缓解焦虑抑郁情绪。
Abstract:
-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 公维谦,陈玉社. 艾司西酞普兰联合康复训练治疗老年脑卒中后抑郁的效果[J]. 四川精神卫生,2016,29(5):410-413.
[2] 许予明,谭颂,刘鸣,等. 脑血管疾病诊断与治疗临床指南[J]. 内科急危重症杂志, 2005, 11(5):243-245.
[3] 戴云飞,肖泽萍. 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与国际疾病分类第10版的比较[J]. 临床精神医学杂志,2013,23(6):426-427.
[4]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M]. 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2:93-94.
[5] 刘德芳,邓燕春,梁汝沛,等. 两种药物联用对老年脑卒中急性期抑郁症患者神经功能及血清CRP、NE、5-HT水平的影响[J]. 检验医学与临床,2018,15(6):885-887.
[6] 崔懿. 加味柴胡疏肝散联合草酸艾司西酞普兰对卒中后抑郁的疗效观察[D]. 南京:南京中医药大学,2016.
[7] 顾明志,李健芬. 中国精神疾病分类与诊断标准的10年应用[J]. 临床精神医学杂志,2003,13(1):35.
[8] 王西建,李琨,焦宁波,等. 艾司西酞普兰联合解郁安神颗粒治疗抑郁症的效果及对患者血清IL-2、IL-6、TNF-α、Hcy水平的影响[J]. 现代生物医学进展,2018,18(24):4790-4793.
[9] 庞敬涛,刘娟,田立. 首发缺血性脑卒中后抑郁中医体质、证型及血清Hcy水平研究[J]. 山东中医杂志,2018,37(10):814-816.
[10] 肖靓宜,刘未艾,吴清明,等. 隔药饼灸对功能性消化不良肝郁脾虚大鼠下丘脑单胺类神经递质表达的影响[J]. 针刺研究,2016,41(1):60-64.
[11] 杨秋霞,任金生. 逐淤解郁汤联合西酞普兰治疗卒中后抑郁30例临床观察[J]. 实用中西医结合临床,2012,12(3):17-19.
[12] MoRVAI S, NAGY A I,B?LINT S A,et al. Ketamine administration in case of severe, therapy resistant depressed patient, case report[J]. Ideggyogyaszati Szemle, 2016, 69(11-12):421-425.
[13] 章显宝,汪燕,王震,等. 针刺对卒中后抑郁大鼠5-HTT、5-HT1AR、NEα2R蛋白表达的影响[J]. 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39(9):783-788.
[14] 张锐丽,刘玥. 丹栀逍遥散配合针灸治疗脑卒中后抑郁的临床效果[J]. 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2018,3(31):138-139.
[15] 马振峰,张金铸. 艾司西酞普兰与文拉法辛缓释剂在老年卒中后抑郁治疗中的应用效果对比分析[J]. 中国实用神经疾病杂志,2017,20(2):20-22.
[16] 聂容荣,江伟,符文彬. 基于扶阳固本理念探讨加味补阳还五汤治疗缺血性脑卒中后抑郁症疗效与安全性评价[J]. 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33(2):163-166.
[17] 陆俊. 脑血管意外合并抑郁症患者对神经功能康复的影响[J]. 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2017,25(9):1321-1324.
[18] 刘瑶,郭阳,李志鹏,等. 黛力新联合乌灵胶囊治疗脑卒中后抑郁的Meta分析[J]. 云南中医学院学报,2018,41(3):42-46.

备注/Memo

备注/Memo:
收稿日期: 2019 - 01- 11
* 基金项目: 河北省中医药管理局科研课题(2018320)
第一作者简介: 王雅娟(1981-),女,硕士,副主任中医师,研究方向:中医药治疗脑病。
△通信作者: 段红莉,E-mail:1256909018@qq.com
更新日期/Last Update: 2019-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