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网站为什么显示成这样?

可能因为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样式,您可以更新您的浏览器到最新版本,以获取对此功能的支持,访问下面的网站,获取关于浏览器的信息:

|本期目录/Table of Contents|

健脾通里中药对肠黏膜生物屏障保护的研究进展*(PDF)

《云南中医学院学报》[ISSN:1000-2723/CN:53-1048/R]

期数:
2019年02期
页码:
92-97
栏目:
综述
出版日期:
2019-11-15

文章信息/Info

Title:
-
文章编号:
1000-2723(2019)02-0092-06
作者:
周富海12于庆生12△沈 毅12张 琦12刘举达12魏肥生3
(1. 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普外科,安徽 合肥 230031;2. 安徽省中医药研究院中医外科研究所,安徽 合肥 230031;3. 安徽中医药大学研究生院,安徽 合肥 230038)
Author(s):
-
关键词:
健脾 通里 中医药 肠黏膜生物屏障 研究进展
Keywords:
-
分类号:
R285
DOI:
10.19288/j.cnki.issn.1000-2723.2019.02.019
文献标识码:
A
摘要:
肠黏膜生物屏障能够阻止肠道内细菌及内毒素移位,正常情况下,肠道内益生菌与致病菌之间既相互依赖又相互制约,平衡肠道内微生态环境,当手术、创伤、感染作用于人体的严重应激状况下,机体肠道会经历缺血-再灌注损伤的病理过程,肠黏膜生物屏障功能损伤,肠道微生态平衡失调,诱发肠源性全身感染,影响疾病的预后。目前,国内外的研究主要是通过服用单菌制剂和多联活菌生态制剂来调节肠道微生态平衡。近些年的动物实验和临床研究证明,应用健脾通里中药在保护和修复肠黏膜生物屏障,有巨大的研究进展,在防治肠源性全身感染中效果显著。
Abstract:
-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 张燕,罗予. 肠道黏膜受损及保护机制的研究进展[J]. 中国微生态学杂志,2010,22(1):85-87.
[2] 唐立. 人类肠道微生态基础与应用研究进展[J]. 沈阳医学院学报,2016,18(5):321-324.
[3] 刘继东,苗嘉芮,李宁,等. 脾虚模型大鼠能量代谢相关性基因研究[J]. 中华中医药杂志,2015,30(9):3304-3306.
[4] 孙必强,周英,刘卫东,等. 不同剂型七味白术散对腹泻小鼠肠道菌群失调和肠粘膜紧密连接蛋白的影响[J]. 时珍国医国药,2015,26(12):2835-2837.
[5] 孙立群,梁金花,高月娟. 探讨纳米级中药黄芪对溃疡性结肠炎大鼠肠道菌群失调的调整作用[J]. 中国中医急症,2012,21(8):1263-1265.
[6] 刘丽萍,任翠爱,赵宏艳. 甘草酸的免疫调节作用研究进展[J]. 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0,16(6):272-276.
[7] 高启禹,赵英政,张凌波,等. 山药多糖对昆明种小鼠生长性能及肠道菌群的影响[J]. 中国老年学杂志,2015,35(20):5685-5687.
[8] 曹俊敏,杨雪静,张伟珍. 茯苓等4种中药扶植实验小鼠肠道正常菌群生长及其机理的初步研究[J]. 中华中医药学刊,2012,30(2):393-395.
[9] GUO M, DING S, ZHAO C, et al. Red ginseng and semen Coicis can improve the structure of gut microbiota and relieve the symptoms of ulcerative colitis[J]. J Ethno-pharmacol,2015,162(10):7-13.
[10] 刘玉晖,刘志勇,廖旺娣,等. 参苓白术散抗脂多糖致肠隐窝上皮细胞损伤的作用及其机制[J]. 中药新药与临床药理,2016,27(1):1-6.
[11] 朱珊. 健脾止泻颗粒对脾虚泄泻小鼠肠道菌群和小肠粘膜的作用[J]. 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03,26(3):28-30.
[12] 胡晓丽,施中凯,吴晓岩,等. 纳米化四君子汤对免疫抑制小鼠肠道菌群的影响[J]. 成都中医药大学学报,2010,33(1):60-62.
[13] 周艳霞,黄秀深,秦玉花,等. 平胃散对湿困脾胃证模型大鼠肠道生物屏障调控的实验研究[J]. 四川中医,2009,27(10):16-17.
[14] 董春雷. 人参皂苷单体及其与其他中药单体联合应用对细菌生物膜抑制作用的研究[D]. 长春:长春中医药大学,2011.
[15] 封慧,朱欣轶,王长松. 健脾中药对肠道微生态作用机制研究进展[J]. 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8,10(25):137-140.
[16] 余宏亮,于庆生. 芪黄煎剂对缺血-再灌注损伤肠黏膜上皮形态的影响[J]. 安徽中医学院学报,2009,28(3):32-34.
[17] 余宏亮,于庆生,潘晋方,等. 芪黄煎剂对缺血-再灌注大鼠肠黏膜上皮细胞凋亡的影响[J].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09,29(12):1096-1099.
[18] 邵南,马霄,朱萱萱,等. 运脾温阳颗粒对脾虚泄泻大鼠血浆中胃动素、生长抑素和血管活性肠肽的影响[J]. 长春中医药大学学报,2014,30(6):985-987.
[19] 丰茂坤,于庆生,梁久银,等. 芪黄煎剂在胰十二指肠切除术后早期的应用1例分析[J]. 中医药临床杂志,2013,25(1):63-64.
[20] 郭建红,陈溉,杨盛泉,等. 陈夏四君子汤促进重症患者胃肠功能恢复的临床疗效观察[J]. 中国危重病急救医学,2012,24(11):674-676.
[21] 张仁岭,张胜华,冯寿全. 四君子汤加味对胃肠道手术后肠黏膜屏障功能的作用[ J]. 中国中西医结合外科杂志,2006,12(1):6-9.
[22] 李丽,章浩军,阙茂棋,等. 理中汤合枳术汤治疗太阴阴结便秘型肠易激综合征临床观察[ J]. 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2019,36(3):332- 336.
[23] 罗琳琳. 参苓白术颗粒联合双歧杆菌三联活菌肠溶胶囊治疗新生儿抗生素相关性腹泻 60 例临床观察[J]. 河北中医,2014,36(6):860-861.
[24] 吴慧博,赵海英,朱圣韬,等. 不同营养素对活动期溃疡性结肠炎患者肠道生物屏障的影响[J]. 首都医科大学学报,2019,40(4):635-639.
[25] 阙丽梅. 参苓白术散加味保护肠黏膜屏障的临床研究[D]. 广州:广州中医药大学,2009.
[26] KUHN K A, PEDRAZA I, DEMORUELLE M K. Mucosal immune responses to microbiota in the development of autoimmune disease[J]. Rheum Dis Clin North Am,2014, 40(4):711-725.
[27] 黄光伟,任爱民,张淑文,等. 大黄对脓毒症大鼠肠道菌群紊乱影响的实验研究[J]. 临床和实验医学杂志,2012,11(11):897-898.
[28] 陈德昌,杨兴易,景炳文,等. 大黄对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治疗作用的临床研究[J]. 中国中西医结合急救杂志,2002,9(1):6-8.
[29] 马丽琼,段金旗,于明克. 大黄对脓毒症大鼠胃肠道菌群的影响[J]. 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电子版),2012,6(10):2790-2792.
[30] 谭俊青,潘慧娟,钟力,等. 黄连解毒组方颗粒剂对小鼠肠道菌群的影响[J]. 江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12,24(3):69-73.
[31] 徐晓燕,王红梅,应颖,等. 大黄对严重烧伤大鼠肠黏膜屏障保护作用的实验研究[ J]. 江西医学院学报,2008,48(1):16-18.
[32] 陈丽萍,陈岩,董艳. 大承气汤对大肠杆菌体外抑菌作用的研究[J]. 世界中医药杂志,2013,8(10): 1225-1227.
[33] 邝枣园,马嫚,宋梦微,等. 黄连解毒汤对高脂血症形成过程中小鼠肠道微生态的影响[J]. 中国医药指南,2013,11(9)85-87.
[34] 谷俊朝,王宇,薛建国,等. 中药腹腔灌洗对急性出血坏死性胰腺炎大鼠血和腹水中细胞因子水平的影响及其对胰腺的保护作用[J]. 中华肝胆外科杂志,2001,7(3):157-160.
[35] 倪耀辉,毛勤生,周新泽,等. 大黄等中药对梗阻性黄疸大鼠肠道细菌易位的影响[J]. 南通医学院学报,2004,24(3):259-260.
[36] NATIVIDAD J M, VERDU E F. Modulation of intestinal barrier by intestinal microbiota: pathological and therapeutic implications[J]. Pharmacol Res,2013,69(1):42-51.
[37] MERGA Y, CAMPBELL B J, RHODS J M. Mucosal barrier, bacteria and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possibilities for therapy[J] . Digest Dis,2014,32(4): 475-483.
[38] KODESCH R, DUPONT H L. Infectious complications of acute pancreatitis[J]. Surg Gynecol Obstet,1973,136(5): 763-768.
[39] 王金轩. 大黄对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患者肠道菌群的影响[J]. 山东中医杂志,2009,28(1):25-26.
[40] 陈德昌,杨兴易,景炳文,等. 大黄对危重病患者多器官功能衰竭综合征的防治研究[J]. 中华急诊医学杂志,2004,13(2):103-106.
[41] 贺凯. 黄连生物碱调节高脂C57BL/6J小鼠胆汁酸信号通路和肠道微生物改善血脂异常研究[D]. 重庆:西南大学,2017.
[42] 邹川,吴禹池,罗丽,等. 中药大黄复方灌肠对慢性肾脏病 5期(非透析)肠道菌群和肠道屏障功能影响的临床研究[J]. 辽宁中医杂志,2012,39(7):1309-1311.
[43] 晏晓敏,黄志华. 微生态与抗感染的相关性[J]. 中国实用儿科杂志,2010,25(7):502-504.
[44] 肖菲,康焰. 肠道细菌移位的研究现状[J]. 中国普外基础与临床杂志,2006,13(2):240-243.
[45] 戴子军,谭全会,李兴华. 国内益生菌对轻中度溃疡性结肠炎诱导缓解作用的 Meta 分析[J]. 中华临床医师杂志(电子版),2014,8(7):1301-1308.
[46] 石刚,陈嘉勇,徐鹏远. 肠道粘膜屏障的损伤与保护[J]. 肠外与肠内营养,2004,11(1):61-63.
[47] QIN J J,LI R Q,RAES J, et al. A human gut microbial gene catalogue established by metagenomic sequencing[J]. Nature, 2010,464(7285):59-65.
[48] 王小琴,孔超美,张予蜀. 炎症性肠病肠黏膜屏障功能障碍研究及治疗进展[J]. 山东医药,2009,49(16): 108-110.
[49] 吴国琳,余国友,卢雯雯. 中药复方对肠道微生态的调节作用研究现状[J]. 中国中药杂志,2015,40(18):3534-3537.
[50] 焦占江,王冰,王烈. 中药保护肠黏膜屏障功能的研究进展[J]. 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09,11(8):74-76.

备注/Memo

备注/Memo:
收稿日期: 2019 - 04- 10
*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81573987);十二五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建设项目(财社[2013]239号);安徽省高校自然科学 研究重点项目(KJ2019A0444)
第一作者简介: 周富海(1986-),男,主治医师,硕士,从事中西医结合外科的基础与临床研究。
△通信作者: 于庆生,E-mail:qsy6312@163.com
更新日期/Last Update: 2019-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