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网站为什么显示成这样?

可能因为您的浏览器不支持样式,您可以更新您的浏览器到最新版本,以获取对此功能的支持,访问下面的网站,获取关于浏览器的信息:

|本期目录/Table of Contents|

穴位埋线治疗单纯性肥胖实验研究文献特点分析*(PDF)

《云南中医学院学报》[ISSN:1000-2723/CN:53-1048/R]

期数:
2019年03期
页码:
69-73
栏目:
针灸研究
出版日期:
2020-04-20

文章信息/Info

Title:
-
文章编号:
1000-2723(2019)03-0069-05
作者:
伍先明莫 倩黄 宇漆双进申苗衔杨 硕
(贵州中医药大学,贵州 贵阳 550002)
Author(s):
-
关键词:
穴位埋线单纯性肥胖症实验研究文献特点
Keywords:
-
分类号:
R245.91
DOI:
10.19288/j.cnki.issn.1000-2723.2019.03.012
文献标识码:
A
摘要:
目的分析穴位埋线治疗单纯性肥胖症实验研究的文献特征及研究现状。方法 通过电子检索中文数据库中近30年公开发表的穴位埋线治疗单纯性肥胖症的实验研究文献,分析其文献特点及实验特征。结果 按照纳入和排除标准共纳入14篇文献,其文献基本特征:穴位埋线治疗单纯性肥胖症的实验研究始于21世纪,从2006年开始有少量的实验研究文献报道,其中硕士论文10篇(66.67%),博士论文3篇(20%),核心期刊、期刊文献各1篇(6.7%)。实验特征为:1.常用的实验动物为SD(86.67%)雄性(73.33%)大鼠;2.以高脂饲料(80%)诱导单纯性肥胖动物模型为主;3.造模成功的评价标准为体重大于同期普通饲料喂养大鼠平均体重20%以上(86.67%);4.常采取脂肪组织、脑组织为指标检测材料,各项相关的肥胖指标、减肥机制、脂肪细胞形态学为主要观察指标;5.穴位频次选用较高的依次为足(后)三里(80%)、天枢(53.33%)、中脘(40%)。结论 通过分析近30年来实验研究文献,穴位埋线治疗单纯性肥胖症的实验研究近年呈现一定的增长趋势,模型以高脂饲料诱导SD雄性大鼠为主,以足(后)三里、天枢、中脘最为常用,观察各项相关的肥胖指标变化。
Abstract:
-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 许一鹤,崔瑾. 推拿及其联合疗法治疗单纯性肥胖症临床疗效的Meta分析[J]. 辽宁中医杂志,2017,44(1):1-8.
[2] 张强,石新芳,袁向珍. 中国成人肥胖、中心性肥胖与高血压和糖尿病的相关性研究[J]. 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7,4(45):8749.
[3] 张琪,钱云,靳子义,等. 超重肥胖与中国女性乳腺癌关系的Meta分析[J]. 中华预防医学杂志. 2013,47(4):358-362.
[4] 黄勉雄. 针刺治疗单纯性肥胖的文献质量评价及其临床用穴规律探讨[D]. 广州:广州中医药大学,2015.
[5] 邢笑杰. 单纯性肥胖对少年儿童健康的影响 [J]. 智慧健康,2017,3(14):123-124.
[6] 胡珂,陆志强. 肥胖的药物、手术和介入治疗[J]. 世界临床药物,2018,39(3):199-203.
[7] 张鸿,丁天红. 穴位埋线治疗单纯性肥胖的疗效及对血脂的影响[J]. 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7,26(12):1334-1336.
[8] 梁银利. 中医辨证联合穴位埋线治疗单纯性肥胖症的临床疗效[J]. 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2017,2(32):134-135.
[9] 莫倩,杨硕,何婷. 不同穴位组方埋线治疗肝郁气滞型单纯性肥胖症的临床观察[J]. 时珍国医国药,2018,29(8):1926-1928.
[10] 李苗苗. 穴位埋线法与电针疗法治疗脾虚湿阻型单纯性肥胖的临床研究[D]. 北京:北京中医药大学,2018.
[11] 李晓燕,刘志丹,赵创,等. 不同层次穴位埋线对单纯性肥胖大鼠肥胖及糖、脂代谢的影响[J]. 针灸临床杂志,2017,33(9):52-56.
[12] 邓敏. “足三里”穴埋线对单纯性肥胖小鼠降脂作用及肝脏脂肪合成环节的影响[D]. 南京:南京中医药大学,2016.
[13] 李益. 穴位埋线对肥胖模型大鼠脂联素及其受体的影响[D]. 西宁:青海大学,2015.
[14] 潘焕焕. 穴位埋线对单纯性肥胖大鼠血清瘦素和脂肪蓄积的影响[D]. 郑州:河南中医学院,2013.
[15] 闫润虎. 穴位埋线治疗单纯性肥胖病的临床疗效及分子机制研究[D]. 大连:大连医科大学,2013.
[16] 姜军作. 穴位埋线治疗单纯性肥胖病的瘦素和胰岛素抵抗机制研究[D]. 南京:南京中医药大学,2010.
[17] 高磊. 电针和穴位埋线对单纯性肥胖大鼠脂代谢紊乱的影响[D]. 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医进修学院,2011.
[18] 张丽平. 透穴埋线法对营养性肥胖大鼠血清瘦素水平、血脂及血糖的影响[D]. 郑州:河南中医学院,2011.
[19] 孔显娟. 电针、穴位埋线对单纯性肥胖大鼠的干预的作用及机制研究[D]. 北京:军医进修学院,2010.
[20] 吴爱莲. 穴位埋线治疗单纯性肥胖病的临床评价及实验研究[D]. 广州:广州中医药大学,2009.
[21] 王莉红. 穴位埋线治疗单纯性肥胖模型大鼠的实验研究[D]. 广州:广州中医药大学,2008.
[22] 霍新慧. 穴位埋线疗法对单纯性肥胖大鼠血脂、血清瘦素水平及脂肪蓄积的影响[D]. 乌鲁木齐:新疆医科大学,2008.
[23] 杨水凤,王延武. 埋线疗法对肥胖大鼠大脑纹状体NO和NOS含量的影响[J]. 浙江中医杂志,2008(7):380-381.
[24] 张学敏. 针刺及穴位埋线治疗肥胖症的实验研究[D]. 广州:广州中医药大学,2006.
[25] 张笑. 穴位埋线结合有氧运动治疗单纯性肥胖的实验研究[D]. 广州:广州中医药大学,2018.
[26] CHEN C, WILLIAMS P F, COONEY G J, et al. Diurnal rhythms of glycogen metabolism in the liver and skeletal muscle in gold thioglucose-induced-obese mice with developing insulin resistanse[J]. Journal Obesity,1992,16(11):913-921.

备注/Memo

备注/Memo:
收稿日期: 2019 - 05- 24 *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81560798);第四批全国中医(临床、基础)优秀人才研修项目
第一作者简介: 伍先明(1990-),女,在读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针刺结合经方治疗脊柱相关疾病、神经系统疾病的研究。
△通信作者: 杨硕,E-mail:1404326639@qq.com
更新日期/Last Update: 2020-05-06